黄顺杰:媒体与恶的距离

2016年底来台履新前,有位前辈曾建议,由于台湾媒体环境过于嘈杂,我没必要每天都把四大报看完,而是从中挑一份相对客观和中立的来读就好。如此一来,我就不会在爆棚的信息量中迷失错乱,解读新闻时也更容易专注些。10多年前派驻过台北的前辈说:“我当时只看《中国时报》,不知现在情况有没有变?”

变化可大呢!戒严时期,在党国威权政府对言论全面管控以及报禁雷厉风行的背景下,信仰自由主义的《中国时报》在创办人余纪忠“自由、民主、爱国家;开明、理性、求进步”的创报理念下,曾撰文直指国民政府的《出版法》危及新闻自由,甚至不惜与国民党政府决裂,在头版刊出民进党创党新闻,成为当时唯一刊载相关消息的平面媒体,令国民党当局极为不悦。

但随着期盼两岸统一的旺旺集团董事长蔡衍明于2008年斥资204亿元(新台币,下同,约9亿新元),入主包含中时、《工商时报》《时报周刊》及中天和中国电视等媒体,成为旺旺中时媒体集团后,情况开始质变。在批评者眼中,“染红”的中时已沦为中共的“传声筒”,甚至一度被嘲讽为台湾版的《人民日报》。

就如当年的自由派作风惹恼国民党一样,旺中如今明显倾中的报道立场,也使得竭力阻止北京影响力渗透的民进党政府气得跳脚。上周,在民进党官员和立委的连番疲劳轰炸下,常被指打假新闻不力的台湾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终于“硬起来”,以未落实新闻内控及自律机制,以及违反公序良俗与事实查证等事由,对大量报道高雄市长韩国瑜的中天新闻祭出多项重罚,包括开罚100万元。这也是台湾当局针对单一传媒机构作出最多项处分的一次。

先不论本属独立机关的NCC此次是否沦为民进党打手钳制新闻自由,由中天被罚一事所体现出的台湾媒体病况更亟需关注。解严之后几年,台湾新闻媒体曾经历过能量全面释放、组织蓬勃发展的辉煌时期,但历经几十年的演化与发展后,那远观看似五花八门、百无禁忌的媒体生态,近看却是一片社会撕裂、价值失焦以及只有立场不问是非的乱象丛生。

台湾中央社前董事长陈国祥2016年在《媒体,宝物或怪兽?》一书中曾指出,虽然台湾已走过威权时代,新闻媒体不再是姓“官”或姓“党”,但偏偏出现不少“鼓动型”媒体与评论者。他们依循其政治立场,选择、制作与传播新闻时将客观、平衡、公正视为草芥,报什么新闻、如何报道,都怀着强烈的意图和倾向,目的就是为了鼓动受众认同与支持其政治目标,同时形塑人民的认知图像。

以中天为例,即便面对“韩天宗教台”“中夭新闻”等冷嘲热讽,甚至有台湾高校生发起罢看行动,中天始终不退却,每天依旧力拱韩国瑜选总统,带风向与制造舆论的意图昭然。但中天辩称,该台是站在“鼓励与监督角度”报道韩国瑜,而其居高不下的收视率正反映得到多数台湾人的支持。力挺中天的观众也打抱不平,表示“台湾的民主不是民进党做主”,更有者不服气地指出,相似的内容比比皆是,“为什么其他电视台不罚,只罚中天?”

诚然,未遵守“中立、客观”等新闻直播与伦理规范的新闻媒体可不只中天一家,长期为人诟病的亲绿媒体如三立、民视和《自由时报》都“榜上有名”,过去因抢快、不求证的离谱报道也层出不穷。但媒体竞争本就不该进入“比烂”的恶性循环,否则只会陷入无能反省,又回避问题不思解决方案的状态。

中央研究院院士朱云汉曾说道,当专业水准与职业伦理全面退位,有良知的资深新闻工作者将被迫转业,勉强留下的只得随波逐流,新进人员只能有样学样,新闻行业的整体素质必然下降。而在质素崩坏的情况下,新闻媒体也只能弃守民主的守望者、社会的沟通者的职分,与政治精英进行利益交换来巩固受众地盘,最后沦为政党的影舞者和社会的撕裂者。

明天(7日)正好是台湾的“言论自由日”,以纪念党外政论杂志《自由时代周刊》创办人郑南榕当年为追求言论自由而奉献牺牲的精神。在这意义那么深重的日子,或许不失为新闻媒体自省的起始。

梵蒂冈帛琉等“未交国” 中国旅游网站资讯全下架 

据《星岛日报》报道,近日中国众多旅游信息网站如“携程”、“飞猪”、“马蜂窝”等纷纷被官方约谈或自行整顿,下架所有关于“未与中国建交国家”如帛琉、梵蒂冈、不丹、中美洲等国家的酒店、旅行团、机票甚至是游记信息。

日前不少计划出国旅行的中国民众发现,多个热门的旅行地点如帛琉和梵蒂冈等突然在旅行网站中消失,大量的酒店、机票、旅行团,乃至网友自己上传的游记信息都一概不予显示。

据《华夏时报》引述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因为在目的地内容里出现“非中国公民旅游目的地国家”的内容触犯了相关法规,因此旅游分享网站将其下架整顿。根据《中国公民出国旅游管理办法》(2017年修订),任何单位和个人不能去未经国务院旅游行政部门公布之外的国家旅行。

不过,虽然这些未建交国家无法为中国公民办理旅游签证,但中国公民通常可以通过第三国绕道前往。因此中国互联网有大量“踩线”违规信息。

根据官方周三通告,中国最大的旅行游记分享及推介网站“马蜂窝”上月底被北京通信管理局、文化和旅游局、市网信办联合约谈,指责该网站违法了《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规定及违反“九不准”内容,“没有尽到审查义务”,提出立即整改要求。

《整改通知书》要求马蜂窝公司“提高政治站位和政治敏感性”,提高法律意识,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开展相关服务;针对前期已经出现的问题立即整改,发现有违法违规的内容必须立即停止传输。

马蜂窝本周三在网站回应,表示从上月底开始,网站内容安全升级,有网民的游记被安全系统识別为敏感内容而删除,目前经过人工及技术的重新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