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极端保守伊斯兰 改写印尼政治

印尼选举委员会周二(21日)宣布总统佐科连任后,引发20年来最严重的首都骚乱。印尼拥有逾2亿穆斯林人口,为全球最多,向来被视为伊斯兰教及民主可以共存的印证。惟多个学者及专家均指出,极端保守的萨拉菲主义(Salafism)正渗透印尼每个阶层,有关趋势在今次大选中有迹可寻,成为当地政治走向两极化的佐证。


印尼的穆斯林近年倾向更公开地展示伊斯兰特征,并转向阿拉伯敬拜方式,包括穿长袍及头巾、改阿拉伯名字及兴建中东式的崇拜建筑,而萨拉菲主义亦正在当地吸引更多追随者。萨拉菲主义效法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时期,可概括为原教旨主义,曾被批评过于保守、拘泥字面意思解读宗教经典,获不少伊斯兰极端组织支持。印尼近年有数以百计的人加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亦有数十万人在社交媒体上支持该组织。
政党愈亲伊斯兰愈叫座

该国自2016年爆发“信仰政治”,当时作为基督徒的时任雅加达省长锺万学被指发表亵渎伊斯兰教言论,引发上百万名民众上街示威,最终他被判监20个月。印尼最大伊斯兰组织“宗教学者复兴会”的调查员米斯拉维(Zuhairi Misrawi)指出,事件源自民粹主义,“现时政党靠展示自己有多亲伊斯兰教,以获得更多选票,这做法正改变印尼的政治身份”。

事件的影响一直延续至今次大选,总统佐科的反对者一直质疑其信仰“不够伊斯兰”,最终他选择当时有份推动示威的资深伊斯兰学者马鲁夫(Ma’ruf Amin)为竞选拍档,后者的号召力反映印尼中产阶层日渐支持保守主义。

另一方面,支持其佐科对手普拉博沃的保守伊斯兰组织,则不满佐科施行世俗政策及打压恐怖组织,并将普拉博沃塑造为促进伊斯兰教利益的“好穆斯林”。

沙特阿拉伯被视为影响印尼伊斯兰教的一大因素。沙特信奉可被归类为萨拉菲主义的瓦哈比派,早于1980年代已在同属逊尼派的印尼大举投资,建立清真寺及宗教学校,其中教导瓦哈比神学的“伊斯兰教及阿拉伯研究所”(LIPIA)最具影响力。有该研究所旧生指出,他们被告知任何来自沙特的事物都真实而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