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

为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的传播秩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做出四点要求: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加强网上片花、预告片等视听节目管理。加强对各类节目接受冠名、赞助的管理。严格落实属地管理责任。

近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特急文件《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通知指出:近期一些网络视听节目制作、播出不规范的问题十分突出,产生了极坏的社会影响。还有一些节目以非法网络视听平台及相关非法视听产品作为冠名,为非法视听内容在网上流传提供了渠道。为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的传播秩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做出四点要求: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加强网上片花、预告片等视听节目管理。加强对各类节目接受冠名、赞助的管理。严格落实属地管理责任。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广电总局发展研究中心解读特急通知:“鬼畜视频”还让不让剪

3月22日,国家广电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通知》要求,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并严格管理包括网民上传的类似重编节目,不给存在导向问题、版权问题、内容问题的剪拼改编视听节目提供传播渠道。

其次,还要加强网上片花、预告片等视听节目管理,未取得许可证的影视剧、未备案的网络原创视听节目,以及被广播影视行政部门通报或处理过的广播影视节目、网络视听节目,对应的片花、预告片也不得播出。

这份“特急”通知引起各方关注,有人认为,“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可能主要针对“鬼畜视频”,这将使“B站、快手、抖音、西瓜视频等视频网站受到影响”。

3月23日,国家广电总局广播电视发展研究中心微信公号题为《网络视听节目新规,怎样理解更靠谱?》的文章,作出官方版解读。

文章认为,“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这是大家关注的焦点。这句话针对什么?《通知》说得明白,是针对非法的行为。一段时间以来,网络视听节目出现了一些违规乱象,比如,有的节目歪曲、恶搞、丑化经典文艺作品;有的节目擅自截取拼接经典文艺作品、广播影视节目和网络原创视听节目的片段,形成了实质上的侵权,有的甚至重新配音、重配字幕,以篡改原意、断章取义、恶搞的方式吸引眼球,存在严重的价值导向偏差,给网民特别是青少年成长罩上精神“雾霾”,人民群众特别是广大网民非常愤慨,意见很大。大力治理这些非法行为,是促进网络视听节目健康发展的迫切需要。

《网络视听节目新规,怎样理解更靠谱?》认为,研读《通知》,可以发现至少三个清晰的政策信号。

一是版权要合法合规。《通知》强调的就是在视听节目内容的传播过程中,必须遵循《著作权法》相关规定,抓取及二次创作等行为必须获得法定授权。只要有合规合法的授权,正规的剪辑改编是允许的。

二是内容要健康向上。一方面要合法合规,不能挑战法规尊严;另一方面,内容要健康向上、注重品质、格调积极。有些二次创作的视频,内容庸俗、低俗、媚俗,甚至恶搞经典影视作品;再比如引起强烈公愤的儿童邪典视频。治理这些乱象,是公共管理部门的责任担当和使命。

新华社3月22日的报道明确,广电总局的通知要求, 所有节目网站不得制作、传播歪曲、恶搞、丑化经典文艺作品的节目,不得擅自对经典文艺作品、广播影视节目、网络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不得截取若干节目片段拼接成新节目播出,不得传播编辑后篡改原意产生歧义的作品节目片段。

三是一如既往支持鼓励走正道的创新创意。

《网络视听节目新规,怎样理解更靠谱?》认为,一如既往鼓励支持激励人们健康向上的网络视听创作。

附:【解读】网络视听节目新规,怎样理解更靠谱?

文/郑广理(总局发展研究中心)

3月22日,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随后相关的“标题党”文章在网上引发热议。看了这些“标题”,着实把小编骇得心惊肉跳,赶快认真研读这个《通知》,才发现“标题党”们确实唬人,硬是把一份正能量满满的文件颠倒成了惊怪之事。“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指的到底是什么?能不能不“标题党”?我们一起来搞搞清楚呗。

“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这是大家关注的焦点。这句话针对什么?《通知》说得明白,是针对非法的行为。一段时间以来,网络视听节目出现了一些违规乱象,比如,有的节目歪曲、恶搞、丑化经典文艺作品;有的节目擅自截取拼接经典文艺作品、广播影视节目和网络原创视听节目的片段,形成了实质上的侵权,有的甚至重新配音、重配字幕,以篡改原意、断章取义、恶搞的方式吸引眼球,存在严重的价值导向偏差,给网民特别是青少年成长罩上精神“雾霾”,人民群众特别是广大网民非常愤慨,意见很大。大力治理这些非法行为,是促进网络视听节目健康发展的迫切需要。

研读《通知》,可以发现至少三个清晰的政策信号。

一是版权要合法合规。近年来,随着剪辑软件使用难度降低,网络上出现大量未经版权方或权利人授权,由个人或机构擅自抓取、剪拼、改编他人版权作品的视频。这类行为,目前已经在著作权领域引起很多纠纷,扰乱了网络视听行业秩序,影响恶劣。《通知》中“非法抓取、剪拼改编”中“非法”二字,“擅自截取拼接”中的“擅自”二字,强调的就是在视听节目内容的传播过程中,必须遵循《著作权法》相关规定,抓取及二次创作等行为必须获得法定授权。也就是说,一切都要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只要有合规合法的授权,正规的剪辑改编是允许的。

二是内容要健康向上。纵观近些年网络视听行业的发展,一个明显的感受:政策对创新创意的鼓励是明确的、实打实的,但创新创意应该是格调健康的,也是有底线的。一方面要合法合规,不能挑战法规尊严;另一方面,内容要健康向上、注重品质、格调积极。我们看到,在鼓励创新创意的大背景下,一些不法行为也借机滋长。比如有些二次创作的视频,内容庸俗、低俗、媚俗,甚至恶搞经典影视作品;再比如引起强烈公愤的儿童邪典视频,通过二次剪辑“创作”经典动画作品,传播血腥、暴力、色情,毒害青少年。这类所谓“创意”已经陷入唯点击唯利益的误区,为满足一己之私,完全弃社会公德于不顾。治理这些乱象,是公共管理部门的责任担当和使命。

三是一如既往支持鼓励走正道的创新创意。这个《通知》的实质是紧跟行业发展态势,一方面及时规范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市场乱象,另一方面是一如既往鼓励和支持合法合规的网络视听节目业态创新,一如既往鼓励支持激励人们健康向上的网络视听创作。

仔细来看,《通知》并非如网上某些文章所言——“禁止改编视听节目”,而是有明确清晰的界定,即“不给存在导向问题、版权问题、内容问题的剪拼改编视听节目提供传播渠道”。也就是说,剪拼改编视听节目中,导向有偏差、版权有问题、内容有“三俗”的网络视听节目也是必须予以清理的。

总的来说,总局这份《通知》是遏制盗版、遏制侵权、遏制“三俗”、遏制有害的,并为广大网民呼吸到更加清朗的网络空气开道。《通知》得到了绝大多数行业人士的欢迎,大家认为这个通知至少在三个方面响应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诉求。

首先,少年儿童需要积极健康的网络环境,广大网民需要清朗的网络空间。对“劣币”要坚决说不,不能让网络成为违法有害内容滋生的土壤。

其次,网络视听产业的发展需要完善的版权市场、健康有序的竞争环境。保护版权权利,震慑打击侵权者,是对知识产权及智力劳动的尊重,为产业做大做强提振信心。

第三,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需要进一步加强网络内容建设,共同维护尊崇捍卫反映我们革命、建设、改革历史的严肃文艺经典。这是管理者、网络视听制播机构和所有参与者义不容辞的共同责任。提供影响公众的产品,就必须承担公共责任,不能只见利不见义。影响越大,责任越大。网络视听新媒体平台有义务为网民提供更加健康向上、丰富多彩的网络“精神食粮”。

归结看来,《通知》对网络视听节目消费者是利好,对营造清朗网络空间是利好,对规范版权秩序是利好,对促进行业健康发展是利好。

请准确理解《通知》吧,千万不要被误导哦!

王恩学:修宪后的困惑

修宪是今年中国“两会”期间人大代表的主要工作和民众议论的主要话题。3月11日下午,十三届人代会第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宪法修正案草案。表决结果是2958票赞成,三票弃权,两票反对,一票无效,可谓功德圆满。

 

观诸坊间议论,焦点似乎集中于对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修订上。查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宪法第七十九条第三款原文“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被修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看后不禁惊诧与不解。

 

看了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兼秘书长王晨关于宪法修正草案的解释,又看了全国人大法工委主任沈春耀关于宪法修正案的说明,如出一辙,反而更为困惑。于是不得不求助于外媒网站,浏览了《联合早报》网和FT中文网,试图打开相关文章,不料却纷纷跳出“真不巧,网页走丢了”的提示字幕(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的文章除外)。相形之下,作为喉舌,《人民日报》于修宪表决通过后不足半小时,即发出了题为《为民族复兴提供有力宪法保障》的社论。感慨之余,惊诧与困惑愈增。

修宪的首义在于科学性。抽象地褒贬修宪并无意义。问题在于具体的修宪内容是否科学,是否经得起讨论和推敲。

 

王晨和沈春耀就宪法修订做解释说明时,认为这有利于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有利于加强和完善国家领导体制。

 

在中国发展进入新时代,改革事业进入深水区,权威的树立与加强也确是时代需求。问题在于怎样加强权威,如何在加强权威的同时,最大化地减少其负面影响或后遗症。

 

就中国而言,执政当局权威的加强,不外乎从加强(领袖)个人的权威、(执政党)组织的权威以及(政治)制度的权威三个方面着手。这是三个相互关联又相互独立的方面,也属于三个不同的层面。从国家的长治久安看,加强领袖的个人权威不如加强执政党的组织权威,而加强个体和政治组织的权威又不如加强国家制度的权威。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经长期强调“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显然,这种权力既可能来自个人,也可能来自执政党组织。也就是说,不论个人还是执政党组织都需要制度的约束。而这种约束首先来自宪法这一现代人类社会最根本、最核心的国家制度安排。诚如习近平指出:“维护宪法权威,就是维护党和人民共同意志的权威。”

 

宪法(法律)的权威性,首先源自其稳定性。如果宪法(法律)频繁改动,让社会无所适从,显然也就谈不上起码的权威。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于1954年9月20日、1975年1月17日、1978年3月5日和1982年12月4日通过四部宪法。如果算上1949年具有临时宪法性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则新中国已施行过五部宪法。中国现行宪法为1982年宪法,已历经1988年、1993年、1999年、2004年以及今年的五次修订。

 

虽然当今世界历史在加速发展,而新中国更是跨越式、赶超式发展,为适应快速发展变化的国家现实,适时适度的宪法修订有其合理性。但在不足70年的共和国历史中施行五部宪法,而现行宪法又进行了五次修订,其变动的确过于频繁。仅此而言,宪法的权威性自然会遭受损抑。

 

诚如著名经济学家盛洪所言:“宪法不是要用几年或几十年,甚至少于一百年的事情它都不应该涉及。它不会为特定的演员量身定做,它要考虑千百年的事情。”“如果宪法太容易修改,被修改的内容也就太容易被(再次)修改。”(盛洪《宪法:效法天道》FT中文网2018年3月9日)这就是中国“七五宪法”的历史写照。

 

具体到本次修宪关于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理由,人大官方的解释,一是中共党众和党外民众的“一致吁请”,二是因为党章对党的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党的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宪法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都没有作出“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所以宪法对国家主席的任期也不应该限制。

 

限制国家领导人的任期,其价值意义似乎已经成为当代人类社会的基本常识,那就是通过科学的任期安排,最大化的促进善政,最大化的抑制恶政。或者说,最大化地避免国家主要领导人由善政转向恶政。因此,从现代文明社会看,世界各国(包括中国)普遍对国家的主要领导职务做了任期限制,也普遍规定了任期不得连续超过两届,而两届任期一般都在八至十年间。在当今时代条件下,10年左右的任期应是相对科学的安排。任期太短不易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和政治家远大抱负的实现,任期太长容易造成专权和政治保守。

 

中国近期的政治实践也基本如此。中国前两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和胡锦涛均是与中共总书记两位一体,任满两届的10年任期。这既保证了有必要的时间推行实政和改革,也实现了政治的代际平稳过渡。相对于毛泽东时代最高国家领导人无任期限制所造成的巨大的负面影响,这显然是一种科学的制度安排,是一种历史的进步。

 

在此情况下,以改变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来适应总书记和军委主席任期不受限制的情况,是否是一种因果倒置?

 

如果说为了追求中共总书记、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三位一体的任期协调,可否改变前二者的任期不受限制情况,都统一规定为连续任职不超过两届呢?这样既可以统一协调,又可以推进政治和国家的文明进步,何乐而不为?同时,以修宪来适应党章,以修改国家主席的任期规定来协调国家军委主席的任期制度,似乎也有些逻辑错乱。

 

举凡伟大的政治家,除了为民立命、推动历史进步的伟大抱负外,建功立业、青史留名也往往是其行动动力。历史证明,要实现自身宏愿,政治家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和长远的判断,必须对权力自我约束,否则可能过犹不及,甚至走向初衷的反面。

 

古今中外,此类史例不胜枚举。中国近代的袁世凯,其政治抱负、实力以及权谋手腕在当时皆可谓无出其右者,然而就在其政治生涯最为辉煌之时,却仍然不满足中华民国大总统的地位和荣耀,决然登极,从而铸成其事业和人生中少有的败笔,终为人民和历史所抛弃。

 

在不久前的西亚北非剧变中本·阿里、穆巴拉克、卡扎菲和萨利赫等居功甚伟、长期当政的威权领导人的悲惨际遇,以及近期津巴布韦领导人穆加贝的晚节不保,也都是历历在目的鲜活故事。

 

相反,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的激流勇退,成就了个人功名,也推动了历史的进步。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的伟大历史贡献之一,就是结合自身的人生际遇以及中国那段多难的历史,毅然决然地推动废除中国领导干部终身制。作为领袖和民众,均当思其来之不易。

 

因此,对于那些吁请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人们,不论他们的主观目的多么单纯美好,其客观效果无异于将当事人置于历史的野火上炙烤。

 

虽然,本次修宪不能排除真正加强中央权威,凝聚全党、全民和全国力量进行改革和发展的考量,但当年袁世凯的登极不也有回归帝制、利用传统资源来收拾涣散的人心,来凝心聚力的考量吗?

 

从这个意义上说,“民意”也首先需要科学合理,方可顺之,否则也可能违逆历史潮流。

 

伟人的伟大,不只在于顺从民意,更在于引领民意。

 

在中国发展进入新时代,改革事业进入深水区,权威的树立与加强也确是时代需求。问题在于怎样加强权威,如何在加强权威的同时,最大化地减少其负面影响或后遗症。

 

(作者任职于云南民族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2018两会女记者抢锋头 被吊销采访证

大陆全国两会女记者“翻白眼事件”持续发酵。两涉事女记者已双双被官方吊销记者证,禁足北京人民大会堂和本次会议的所有驻地。

 

事发于日前全国人大会议会场的“部长通道”采访上,身穿红衣、自称美国全美电视的张慧君向国资委主任萧亚庆提问时,被在旁边穿蓝色套装的上海第一财经电视记者梁相宜翻白眼。画面经由央视曝光后,掀起轩然大波。

 

由于翻白眼事件连日来成为国际和大陆网民热议的焦点,不仅刷爆网络令两会失焦,也大大抢了原本议事新闻的风头,全国人大新闻组14日因此致函警卫局,作出撤销证件的有关通告。

两涉事女记者分别是反白眼的上海第一财经电视女记者梁相宜,以及被藐的美国全美电视执行台长张慧君。对于受害者张慧君无辜亦受牵连,据悉张因事件爆红,网民不断揭发其负面和八卦新闻,包括人任职假外媒等,令外交部新闻司被黑锅有关。

 

事件曝光后,有传梁相宜随即被召回,曾一度传出其被吊销记者证的消息;被翻白眼的张慧君则受波及也被网友起底,质疑其履历造假。网民不断揭发其负面和八卦新闻,包括人任职假外媒,许多被指与其有关的外媒也纷纷撇清关系,让大陆外交部新闻司背黑锅。

 

昨天,大陆网络热传一张“关于吊销个别记者大会证件的函”信件。信中内容指,两名记者已被禁止进行两会后续报导。文件还强调,梁相宜为境内记者,而张慧君为境外记者。梁相宜除已确认身分外,张慧君则被认为是中国官方外宣机构的外派人员,所谓的美国全美电视台也是北京方面资助的外宣机构。